您当前位置: 澄江人文 > 正文
抚仙湖的蓝(组诗)
[ 澄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2-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杨海洁

抚仙湖的蓝

不是所有的蓝都做了云朵的底色

还有一些蓝,潜入抚仙湖

用深邃填充一片辽阔

你说过湖底还有一座城

守着不变的蓝色

守着千年的承诺

还有一些不解的谜团

那条来时的路,静默着

一遍遍咀嚼青草

把悲怜苍茫以及寂寞

都捎给了路人

在海镜,春天的梨花

根,一定连着抚仙湖

叶脉那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

定是抚仙湖最纯净的泪

生活常常夹杂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享受着我的一厢情愿

略等于纯粹,略大于永恒

以俯瞰的姿势凝视

乡间明月

你俯下身与地面的小草对视

我仰起头看着河堤的一片皎洁

乡间月儿,刹那间爬上童年的记忆

把我慢慢地灌醉

掬一捧甘泉的清澈与冷静

多想再次端详你

可你却化作一种牵肠挂肚

从手指间悄然倾泻

湿润的不是我的双手

而是眼眶里晶莹的液体

一种叫作乡愁的情思

四月春尽

阳光正好。几番虔诚,收获一壶冰心

路过春天,贪婪回收所有的春色

零存整取备用

这一个春天来得太过猛烈

总是让花事弄皱了心情

桃花梨花海棠花集体发力

四月,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还有夏天催促的脚步

想把每日都过成四月天

每一天都与春天对饮

在江滨路,邂逅一场别人的爱情

玫瑰花、心形烛光、单膝下跪

爱就一个字,你未必能懂

在别人的游戏里

慢慢翻阅陈旧的日记本

春尽

蒲公英从低处飞向高处

难舍地和春天吻别

我分明看到

浅夏,踮起脚尖把满城凤凰花染红

此时,我已沉醉,沉醉

书页里的枫叶

愈来愈轻,侧着身活在逼仄的夹缝里

我需要坚守着黑暗的阵地

孤独地守候冰冷的角落

重温那天的精彩

等待你再次闯入我的故事里

期待你的指尖触碰的感觉

朝着夕阳

夕阳放低身段,云羞红了脸颊

西走

进入一个城堡,用狂欢祭奠一场缥缈的虚无

目之所及,真相越来越接近

一路摇摆不定,竭力保持奔跑的姿势

随风扬起的白发,变成一生的经幡

岁月太过匆匆

我用一生记住你的模样

沿途的格桑花,记起了那场初恋的吻

匍匐在低处的流水,不知疲惫向前向前

很多时候卑微的花草

以低于我们脚抬起的高度,活得风生水起

我能举起石头,却举不起流水

我可以承受苦难,却承受不住时光

挥霍完所有的青春

才会掂量出岁月有多么沉

所以我用一生的时光去记忆

秋天种下海棠

一本杂志的右上角,我看见了

秋天。也看见了太阳城的夏天和蝉

一起退场。这样的温度

像极了城外迟暮的

残荷。微弱的光翕张的红

无力地跳动

等待一场落幕的戏

喜欢海棠

学会温柔

像那朵从低处飞向高处的蒲公英

再娇柔也要腾飞

书签里写下八月

天空明净高远

适合托着腮发呆

企盼着一场好戏上演

种下海棠

等着姹紫嫣红

收获一季的芬芳

土锅寨土陶

铺陈一页宣纸

将你镶嵌其间

我嗅到了你的芬芳

有家乡泥土的味道

一双粗手复始轮回

多少的抚摸

打磨出你的精致

从此你的家不再是田野

高堂,终于有你的一席之地

时光温润

一丝丝,荡过沉默的掌心

轻易掩埋了太多疼痛

轻酌,浅饮

这泥做的身子

水做的骨头

定了江山扶了乾坤

仍然吟唱那首古老的童谣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