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澄江人文 > 正文
五彩斑斓的匠心诗意
——澄江老城传统民居花窗速写
[ 澄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1-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谢志舟  文/图

L_1515640103528968611

走进澄江老城的传统民居,历史的沧桑中总透出一种难掩的古朴典雅,其气韵神采令人赞叹。现存的150多宗老屋,有些虽然因年代久远或长期无人居住和管理,显得破败荒凉,但从遗存的一砖一石、一窗一枋,仍然能看到当年的气质风华,而那些保存完整的,从门面的装饰到内部的雕梁画栋,其工艺精湛,纹饰繁复,夺人眼目,美不胜收。除了画枋梁栋,木格花窗同样叫人惊叹,整个院落、正房厢房、楼上楼下,窗棂列布,风格各异,琳琅满目。

自成格调、绝少雷同的花窗

经过近两个月对澄江传统民居的查访,整理图片,综合归类,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150多宗老屋,其建筑体式大致有“一颗印”式、重院式、前三后三式和“走马转角楼”式四种。各种体式房屋,画枋梁栋的雕饰品类也大体相近,多达十余种风格,根据不同的“匠气”和“手风”,有的粗犷朴拙,有的精细华美,有的保持本色,有的施金涂银。

再仔细查看那些花窗影像,稍作统计,瞬间颠覆了我对传统民居的认知。印象中,花窗无非就是木格拼成几种简单的几何图样,裱以纸张,能通风采光即可,意在实用,不会有太多的讲究,更不可能做得美轮美奂,徒费银两。可是,当传统民居的窗棂一一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一个花样翻新的世界逐一开启。

150多宗老屋,花窗居然多达116种款式,几乎每一户人家自成一种风格。最令人惊诧的是,即便一户人家、一座“一颗印”的小院落,十余道花窗也形式多样,自成格调,绝少雷同。有一宗保存完好的“前三后三式”庭院,花窗竟有八种样式,有朴实无华的直棂窗,更多的是错落别致的几何形窗,其形状有椭圆形、正方形和长方形三种,雕嵌花饰的有四种。一幢老屋,窗无重复,变化灵动,叫人拍案。

按花窗的形状来分,大体可分为长方形、正方形、圆形和椭圆形;按花窗的内部造型来分,有直棂形窗、横棂形窗、几何形窗和嵌花方槅窗、雕花圆槅窗;从花饰图案来看,则款式繁复,有的嵌以梅花,有的嵌寿桃,有的嵌云纹,有的嵌夀字,有的嵌莲花,有的嵌蝙蝠,有的嵌牡丹,有的嵌卍字……花样繁多,有的一道窗中同时嵌入梅花、夀字、蝙蝠、云纹等几种图案,乍一看,眼花缭乱,待仔细观察,配置精当,美如图画。

传统的窗棂何以名“花”

由此,可以理解传统的窗棂何以名“花”了。随便翻看数道几何形的窗子图片,发现其中形制也大相径庭,暗藏玄机。以笔者仅有的一点可怜的古建知识,要作专业准确的描述,根本无从下笔,只能凭观感妄自揣摩。

最普通的是那种平铺直叙型的——或横长纵短,或横短纵长,也力求变化。几何形最多的是一种纵横交错的槅扇,横槅上下左右各以梯形沿窗框递减(下部)或递增(上部)而配以纵槅,从四个角渐次攒至中心,此类形制的变化即在中心部分,有的形成两个长方形或一个回字形核心方格,有的构成一个等边矩形或菱形。

但工匠的“手风”不仅局限于此,经反复查看比较,窗槅的几何形至少有十余种格式,许多布局精妙,表面看就是一纵一横,其实拼接有序、颇费机巧。有几道体量较大的窗棂,构图繁复,其中一扇居然由十个回字图案拼接而成,排布精当,结体严整。另一道则更考量匠心,那是通间大窗,长近三米,其四围配以边槅,再加内框,框中分割成22个约十寸等边的方块,方块中又有圆形或团花形的内围,内围中心,各式拼图自成一体,异彩纷呈,无一重复。那些直通式花窗,其格子以斜面构图居多,形成流线形立体效应。斜面构图也非一种,有整格纵横交叉倾斜的、有分段构图对称倾斜的,显得波动摇曳,形态灵巧。

有一种花窗,从正面看,能发现明显的菱形拼接,而大菱形套小菱形,构成回环呼应、山重水复的效果,但这还不是它的出奇之处,若从上下左右不同的角度,尤其是阴晴明暗不同的光效看,其图案会有神奇的变化。一道窗,已然不是一个凝固的脸谱,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随时随地都有它的表情,甚至对应着主人的欣戚苦乐!

窗是一个小世界,却包蕴万千

窗棂中所嵌的花饰,则更能体现匠心诗意,主要集中在那些相对殷实之家和士大夫家庭。从扑面而来的层层画枋、雕梁画栋、雀替和精美的工艺等就能见其端倪。而此类家庭的花窗,多由两种构成,一种是整体全雕花的,一种是在丰富变化的几何形槅扇中嵌以各种“花”样雕饰的。比起那些直槅无“花”的简朴窗子,几何形花窗,如同古人的写意画,疏枝交错,数点梅花,星罗枝干,施以朱彩,跳脱惹眼,而木香似花,幽馨满院,平添春色。整体全雕花的最为富丽精湛,也最使人惊叹。一般有方形和圆形两种体式,其内部窗棂尺寸较大,棂面全部雕花刻纹,而孔格为圆形,圆边又加纹饰。圆形者外围方框,圆之四角以雕花构件嵌补,浑然一体,最为别致。这种全雕花窗多为小巧玲珑的独窗,嵌于院楼某一个相对独立的部位,恰似美人依栏,风采映照,古屋生辉。

从一道道窗棂,窥见了传统的典雅和匠人的格调意趣融合在古人的生活情调里。而最使人感叹的是每一位工匠精湛的“手风”与每一户主人独特的情感、审美互为凑泊,创造了一个个独具个性、五彩斑斓的生活空间,远非工厂化、模式化、社会化的现代社会所能比拟。

窗是一个小世界,却包蕴万千。古人有“琼窗”“绿窗”“云窗”“玉窗”“石窗”等雅称,道出了窗的诗情画意。如果说房屋是整个身体,雕梁画枋好比它的华衣美饰,而花窗,正是它的眼睛,灵动传神,顾盼生姿,表达着主人的意趣情感。庭院清幽,接地通天;鸣琴读书,诗意生活,氤氲在喧嚣的市井深处,尽管略显寥落,却是一座城的文脉气韵。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