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经济运行 > 正文
抚仙湖畔,活跃着一群在田地里收获梦想的“土”老板
[ 澄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7-3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发布 ]

在澄江,有这样一群特殊的人,说他们是老板也对,他们雇用大量劳动力。跟城里的老板相比,他们又多了些“土气”,离不了土地,离不了农村和农民。他们不用躬身锄地,却有胆识,敢担风险。他们熟知土地脾性,能在大片的田地里收获梦想。他们不仅和庄稼“熟络”,也精通市场。他们中不少人赚了钱,也增加了乡亲们的收入。

烤烟连片种植,规模化效应明显,催生种烟大户

洪浩诚:回归土地的大学生

一场小雨过后,呈澄高速澄江收费站附近一处蓝莓基地里,吮吸着丰沛的雨水,沐浴着充足的光照,上百亩露天栽培的蓝莓生机勃勃。尽管早熟品种已经采摘完毕,中熟品种却正在上市。已到晚饭时分,田里十余名工人还在抓紧下班前的短暂时间采摘成熟的果子。

洪浩诚讲述他的“蓝莓经”

基地的主人洪浩诚头戴遮阳帽,脚蹬高筒雨靴,靴底沾满了厚厚的泥巴,矫健地穿行于田间地头,时而张罗着工人采摘蓝莓,时而自己修剪枝条。傍晚的阳光洒在他黝黑的皮肤上,令他显得更加健壮。谁能想到,眼前的这个“农民”,曾是工程造价专业的大学毕业生。

洪浩诚今年33岁,11年前,他从重庆一家大学毕业,到悦椿酒店工程部工作。尽管收入不算低,但家里种的蓝莓需要人照看,而且蓝莓市场前景越来越好,种蓝莓挣得到钱。最终,他放弃工程部的工作,回到田间,做起果农。

“不一定每个人都要进国企,或者当公务员。只要学习到技术,到哪儿都混得走。”谈及“弃工从农”的缘由,他如是说,“毕竟结了婚,有了孩子,要养家糊口,要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今年,他家的种植基地共有两处,加起来已上百亩。基地的日常事务就由他负责管理。这几天,基地上请了20多个工人。每天早上他把工人当天的工作安排好,采摘、修剪、除草等,分工负责,各司其职。

尽管今年初受霜冻影响,蓝莓早熟品种遭受损失,但蓝莓价格稳定、销路好,依然有得赚。截至目前,半年多时间他已经销售了近40吨蓝莓鲜果。

“客商来基地看货、报价,我们商量一下,价格合适就成交。”洪浩诚说,蓝莓的价格由市场决定,每天都在变动。靠着多年积累的客户资源,洪浩诚的生意顺风顺水。熟人甚至不用看货,头天说好要多大量、什么价,第二天就可以来拉货。最近几年,电商兴起,今年增量较大,约四成的货是从电商走的。

现在物流也方便,远的卖到“北上广”,近处除了本地外,昆明、贵州销得比较多。电商零售的鲜果,在包装盒里加上冰袋保鲜,快递一般两三天就能到。量大的话,可以通过冷链运输。

要想从土地上赚到钱,投入是保障,管理是关键,管不好,还可能折本。洪浩诚算过一笔账,种植蓝莓第一年每亩需投入成本3万元至5万元,以后每年每亩需要1万元成本可以维持。蓝莓种下头年少量挂果,正常情况下,第三年才进入盛果期,逐步消化前期投入。

蓝莓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现在最大的成本还是人工。要实现蓝莓稳产且保障品质,人工的投入没法省。即便现在已经实现滴灌全覆盖,日常的修剪、施肥和采摘还是需要大量人力。一亩田一年约需投入50个工,一百亩就得5000个工。在基地常年干活的有二十多名工人,每人每年要支付工资3万元,这不是一笔小的开支。这样的成本比种烤烟高出不少,但只要管理好,收益也高,刨去成本,一亩收益两三万元,这在澄江坝区,比种其他作物收益要高。

夕阳西下,洪浩诚走出田间,到附近开车,准备送工人回家,结束一天的工作。

张猛:从“包工”到“包田”

初见“烟农”张猛时,感觉真人和他的名字可以呼应起来,长得壮实。虽然才26岁,可是已经毕业9年。在右所镇他租的房子里,堆满了新出炉的烟叶,香气弥漫。这是今年他首次承包的100亩烟田收获的第一炉烟。

“这烟在我们这一片算好的了。”他很有成就感。

9年前,他从职中电工专业毕业,短暂实习后,没有选择本行,而是跟着父亲、叔叔在农村帮人建房。他从砌墙、支模做起,到开车送料、组织施工,这一干就是八年,其间还开过小宾馆。去年下半年,澄江旅游升温,他又到矣旧开起了饭店。

对于张猛这一代人而言,虽然生在农村,可对田地却有些陌生。

“小时候家里有田,栽谷子,也栽过两年烟。我跟着大人去放放水,像玩一样。”这是他对于家里仅有的两亩地的似乎有些遥远的印象,后来,因为修路,田被占了,他们家和田地中断了关系。

本以为这辈子都脱离了土地,可今年他又回到了土地上。这几年,本地农村很难接到建房的活了,父亲不得不带着几个师傅到呈贡帮人吊顶。而他和妻子带着孩子留在澄江。饭店那边理顺后,有岳母和小姨子在打理,他盘算着找点其他事做。

张猛查看烤烟成色

2018年,抚仙湖径流区土地流转后,澄江市在坝区调整种植结构,禁种大水大肥作物,大力推广种植水稻、蚕豆、烤烟、荷藕、蓝莓等,以根治面源污染,削减入湖污染负荷。

今年,他自筹40万元,租下100亩地种植烤烟。毕竟第一次包田种烟,尽管有专业人员指导,但每个环节他都不敢马虎。他在手机上记录着烤烟生产各个关键时间节点的工作:4月19日栽烟,5月13日开始长花蕾……7月9日开始采摘,7月16日烤出第一炉烟。

现在,第二轮采摘下来的烟叶已送进烤房,再过几天就可以出炉了。

匆匆吃完午饭,张猛便骑摩托车来到了集中烤点,贴近烤房观察孔了解烘烤情况。

“一炉比一炉好。”张猛相信。他估算了一下,烤出来的烟可以卖上几万块钱,加上补助15万元左右,今年可以有大约20万元收入。这样的话,明年还可以继续栽。

杨文和夫妇:离田不离家的生意

杨文和、李树琼夫妇在路居镇颇有名气。他们让附近不少老人在家门口就有零工可打。与洪浩诚、张猛不同的是,杨文和夫妇俩“脱离”了土地,却还干着与土地有关的事。

杨文和夫妇俩都是下坝社区西海边小组的人。这里人多地少,初中毕业后,杨文和没有选择在家务农,家里的田地都交给父母打理,只身外出打工,一年后开始自己做生意。后来做起了蔬菜加工生意,一做就是13年。

“现在不管做哪个行业,如果摸不到门路,生意就会很难做。”杨文和感慨说,“我在辣子、豌豆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打通了进货和销售渠道,光固定为我送货的就有七八个人。去年最多的一天,蔬菜加工场的地上堆着40多吨货。”

烤烟采烤季节,吸纳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就近打工。

下坝社区是抚仙湖南岸的一个临湖村庄,此前大面积种植青蒜等蔬菜,面源污染严重。土地流转后,延续多年的蔬菜种植业从这里退出。杨文和所加工的蔬菜依靠从文山、武定、宣威、通海、昆明等地运来。几年前,他把加工点从红塔区研和搬回村里,刚开始没有场地,只能在路边,容易堵塞交通。下坝社区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帮他协调了一处占地约600平方米的地方,他搭了简易篷布,遮阳避雨,方便安全。

每年6月以后,他几乎都忙着在外地进货、送货。而妻子则在家管理蔬菜加工、适时兑付零工工钱。每天早上五六点到晚上11点,不少附近村子的村民,特别是建档立卡户和不便外出打工的老人,都会到这里打零工。由于不固定上下班时间,来去自由,且成品按斤计费,当天或一周之内就结账,对于这些种了一辈子地、没有其他手艺的老人来说,再合适不过了。每天到这里工作的少则40余人,多时有130余人。

去年,这里被玉溪市人社局和市扶贫办认定为“玉溪市就业扶贫车间”。

“不管菜在哪里,都拉到这里来加工。”杨文和说,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加工,一则有固定场地,二来也方便管理。杨文和在做蔬菜加工生意的同时,也收获了感动。有一家老两口从早上7点一直做到下午4点,结到了110元现金,拿着钱,对杨文和感激地说:“够买一袋米吃了。”去年,有位老人第一次来做就结到300元钱,刚拿到钱,老人就分配着:买袋米、买点药。杨文和没想到,他的生意解决了村里老人的生活难题。粗略算来,仅辣子一项,每年支付给这些老人的工钱就有20多万元。

编辑:澄江编辑  终审: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