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翰:直声震天下 清白留人间
[ 澄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6-2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微信截图_20200629101106

抚仙湖边一座亭子的柱子上雕刻着王元翰所作的一副对联

微信截图_20200629101122
王汝林夫妇一直坚守祖宅

他是玉溪历史上载入《明史》为数不多的名臣;他直言敢谏,不畏权贵,心忧黎民,却逢奸宦专权,惨遭罢免;他至死时依然两袖清风,一身浩然正气。

玉溪日报记者  马兰  文/图

抚仙湖东岸有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庄叫世家村,风光秀美,宛如世外桃源。小小的村落不仅拥有美丽的景致,还以悠久的人文历史而闻名,明代万历后期著名的言官王元翰曾在此隐居数年,留下了无数动人的故事和传说,也留下了王氏一脉子孙。

世家村中,距今400多年的王元翰故居保存完好,他的后世子孙还居住于此。这是一座三间六耳的两层古朴建筑,土木结构的老宅子至今依然坚固,却找不出华丽的装饰,一砖一瓦间,沉淀在历史长河中的一代清官的浮沉一生跃然眼前……

忠言直谏  针砭时弊

王元翰,字伯举,号聚洲,1565年生于宁州(今华宁)。“王元翰自幼聪颖,志存高远,器宇不凡。”曾参与编纂《华宁县志》的地方学者马朝中对这位当地较为有名的人物进行了深入研究,他说,史料记载:谏议(元翰)数岁时,双目炯炯,有圣童之誉。

王元翰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考上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改吏科给事中,后升工科右给事中。

“他36岁才成为进士,曲折的功名之路,并没有换来平坦的仕途。”据马朝中讲述,给事中是负责向朝廷提意见的官职,他意气凌厉,以诤谏为己任。然而,当时的皇帝奢靡享乐,多年不理政事。宫廷党派之争激烈,朝野不宁。

据《明史》记载,王元翰犯颜直谏,勇批逆鳞,上疏痛陈八大时弊:“一是皇帝长期不见辅臣,甚至重臣也三年不得见皇帝面;二是九卿严重缺额;三是部分官员玩忽职守;四是钦定重新起用的废臣久未得职;五是边地驻军缺饷挨冻受饿,京城驻军却糜饷好闲;六是皇帝深居内宫,仅凭奏疏了解下情,使敢于直谏的臣工无可奈何;七是催收矿税的使者满天下,民不聊生;八是太子经年不思学习,亲小人、远贤臣,全不为宗庙社稷着想。”

王元翰上疏抨击黑暗的朝政,不畏权贵,不患得失,矛头直指皇室,也不放过腐败官僚。他曾先后上疏弹劾过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首辅沈一贯、礼部尚书李廷机、贵州巡抚郭子章、兵部侍郎萧大亨、掌厂内官王道等人。“王元翰还上疏反对劳民伤财的‘三大殿工程’,反对宦官贪扣矿税,反对贪官恶吏盘剥商人等。”马朝中介绍,廷推阁臣时,王元翰曾上疏阻止黄汝良升吏部侍郎、全天叙升南京礼部侍郎、萧大亨升两京兵部尚书、孙矿升吏部尚书。在给皇帝的奏章中写到:“大小臣工一心只想着得官,到了不顾嗤笑的程度。陛下不体恤人言,甚至连天地谴告都悍然不顾。先有君心之变,然后臣工跟着变。”

当街亮财  以证清白

王元翰的一片丹心没得到皇帝理会,反而因为直言激怒了贪官奸臣,遭到了众人的排挤和污蔑。御史郑继芳弹劾他“贪婪枉法”,盗库银数十万两;接着又有十多人上疏围攻他,说他贪污厂库银,收受他人贿赂,赃银多达八九十万两,一时花费不完,还掘地将赃银埋藏起来。

“一世英名遭到诬陷,有口难辩的王元翰做出一个惊人举动自证清白。”马朝中说,愤慨至极的王元翰将自己的全部家当收拾好,装成行李摆在城门下,任凭官吏和民众当街查看。两袖清风的王元翰哪里有什么家当,除了书籍、笔墨之外就是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当街亮财后,王元翰痛哭一场后“挂冠而去”,回到抚仙湖畔的世家村过起了田园生活。

勤奋好学  修德立行

走进如今的世家村,王元翰的历史印记处处有迹可循。在王元翰第十八代后人王汝林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村子靠近抚仙湖边的一座休闲文化凉亭。亭子的柱子上雕刻着王元翰所作的一副对联,内容是:海岱春风迎王正,乾坤继述入世家。“据说,‘世家’这个村名就来自祖先王元翰所作的这副对联。”王汝林说,上联嵌入王姓,是该村的大姓;下联中的“世家”,本指王家门第高贵,后被王家后人用作该村的村名。

再看亭内,几幅挂画简要记录了王元翰的生平事迹,另外几幅则写着王元翰所作诗词。刚直不阿的王元翰不仅是一名尽责的言官,还是一名优秀的诗人。他著有《谏草》《凝翠集》等作品,被收入《云南丛书》。

随后,王汝林带着记者参观了王元翰在世家村的故居,王汝林和妻子施汉芬至今仍然坚守在祖宅里。行至门口,王汝林向记者描述了整幢房子建得还算考究的门头:“记得在我小的时候,这个门头上刻有‘福寿康宁’四个字,中间这排砖头上雕刻有‘日月同辉’和‘三龙戏珠’的图案,可惜这些唯一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东西已经全部被盗。”记者抬头打量,门头上依稀可见题字和雕刻图案的残迹。

跨过大门踏入宅子,一扇木制的屏风和开阔的天井映入眼帘,几间屋子已经有了斑驳的岁月痕迹。“祖先王元翰是一个大清官,除了这间房子什么都没有留下,到去世时也是几个朋友凑钱才把他葬了。”今年74岁的王汝林告诉记者,天启元年(1621年),皇帝曾下诏授予王元翰官职,在世家村隐居数年的王元翰立刻抛却家乡山水返京,谁知途中又被吏部尚书王永兴所阻。后流落至南京,寓居十年而终。好友范凤翼在《明工科右给事中聚洲王公且行状》写道,王元翰死时“殓衾不备,买棺无资”,身无分文的王元翰最后由范凤翼和黄正宾等好友为他料理丧事。

王元翰的一生对后世影响深远,后代子孙世代传承王元翰端正的品格和读书明理的家训。王汝林告诉记者,王氏的后代都勤奋好学,修德立行,从不离经叛道。拿自己的儿子举例,有一次他母亲去买牛肉,多找了几元钱,回来发现后,儿子一定要母亲送回去还给人家。

王氏家族一代代勤奋好学,做人诚信正直,这是王元翰留给后世最为珍贵的遗产。

编辑:杨雪艳  终审:徐万林
分享到:
相关链接